“星月,我乃是陆家大少,你敢杀我?”

  原本已经从腰间掏出传讯烟花的陆树风,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施展的陆氏封神钟,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就算是高傲如他,也不由有些惊惶起来。

  陆树风就算再不想承认,也知道能一掌轰碎陆氏封神钟的星月,要是那一掌落在自己的脑袋之上,绝对是脑浆迸裂而死。

  作为陆家第一天才,陆树风还有多少大事未做,可不能如此莫名其妙地死在这圣医盟院落之中,但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只能是搬出自己身后的背景了。

  这些年陆树风行走大陆,也只有在遇到一些至圣境强者的时候,会用到自己身为陆家的背景,其他时候,凭着那强横的战斗力,就可以横扫一方了。

  只不过对于陆树风这色厉内荏的话语,云笑又岂会有丝毫在意,反倒是那边的两大圣医盟天才,听到这话之后,脸色变得有些不太自然。

  诚如陆树风所说,他乃是陆家大少,是如今陆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也是陆家家主陆绝天最为疼爱的后辈。

  甚至有一种传言,那位苍龙帝后陆沁婉,也对陆树风颇为看重,因此一直以来,陆树风都是被当成陆家下一代族长来培养的。

  如果星月真的敢在这里将陆树风直接击杀,那位也在圣医盟总部的陆家家主又岂会善罢甘休?到时候说不定连圣医盟都得被牵连。

  在几大天才的注视之中,云笑的右手果然是迟滞了一下,这让得陆树风不由大喜,认为自己这无往而不利的陆家背景,总算是起到一些作用了。

  “星月,我陆家族长就在圣医盟之内,若是你就此罢手,我可以当今日之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如何?”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这一刻陆树风不得不说出这些违心之言,但在他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眸深处却是闪过一丝怨毒的光芒。

  像陆树风这样的人,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一向都是他让别人吃亏的份,可以说今日之事,将他近三十年来的面子全都给丢光了。

  别看陆树风口中说着可以当此事没发生过,但在他的心底深处,不仅是给星月和莫晴宣判了死刑,那两个看到自己狼狈之状的圣医盟天才,也一个都不能活。

  甚至同为一族的陆家天才陆展白,也已经上了陆树风的黑名单,如果有着机会的话,这个同样看到自己狼狈状态的陆家三少,也会不明不白地死在某个地方。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得建立在眼前这个恐怖的星月能饶过自己,到得那个时候,可就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不管怎么说,如今的圣医盟内,也是有好几个属于陆家的至圣境强者,更别说那至圣境巅峰的陆家族长了,那都是伸出一个小指头,就能将眼前这灰衣少年碾死的恐怖强者。

  当陆树风这番话说出来之后,就连旁边的宁书佑和吴剑通,都认为那灰衣少年星月要妥协了,因为他得为自己的性命着想啊。

  “嘿嘿,你们陆家人的承诺,我现在可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就在所有人都盯着那个灰衣少年,想要知道他会做出一个什么样的决定之时,却听到从此人的口中,发出这么一道轻笑之声。

  “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正当陆树风一股凉气从尾巴骨冒起来的时候,云笑的声音已是再次响起,让得他浑身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就要去拍动手中的传讯烟花。

  嚓!

  然而一道轻响声过后,陆树风忽然觉得自己右肩一凉,紧接着无论他如何使力,右手的手掌,却始终拍不到那传讯烟花的底部,自然也不能引动这传讯烟花了。

  只有旁边几人才能清楚地看到,陆树风那一条右臂,自右肩开始竟然齐肩而断,正在朝着下方掉落而去呢,又怎么可能拍得动传讯烟花呢?

  “啊!”

微信领取红包  直到片刻之后,陆树风终于是感应到从自己的右肩之上,传来一阵难言的剧痛,让得他忍不住惨嚎出声,待得他看到自己掉落到地上的手臂之时,一股浓浓的恐惧浮现上心头。

  “不!不要!”

  眼看对方如此残暴,陆树风终于是第一次惊惶起来,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有顾忌自己陆家大少的身份,这是真的要置自己于死地啊。

  噗!

  云笑可不会来管这个垂死挣扎的陆家大少,御龙飞隐削断陆树风的右臂之后,他的右手手掌,已是轻轻拍在了其脑门顶心,发出一道轻响之声。

  这道轻响声倒是颇为匹配云笑的动作,但是旁观几大天才都清楚地知道,别看陆树风的脑袋和先前没有什么两样,恐怕其颅内的脑浆,都被拍成一团浆糊了吧?

  事实上诸人猜得也没有错,云笑这一掌何等强力,而且用了一股巧劲,看不出丝毫的外伤,但看陆树风眼眸之中消散的生机,就知道他不可能再活了。

  对于这些陆家之人,云笑不可能有丝毫怜悯之心,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必杀之而后快,区区一个陆家大少陆树风,只是一道开味菜罢了。

  云笑的最终目标,是将整个陆家连根拔起,让这些势利小人们看看,世间不是恶人没有恶报,只是时辰未到罢了。

  只可惜未来的那些事,这位陆家大少是看不到的了,他眼眸之中的生机缓缓消散,连带着消失的,还有那一抹不甘的怨毒,和隐藏着的一丝懊悔。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陆树风是不可能只带着一个陆展白,就来这院落找莫晴麻烦的,可是那个时候的他,又怎么可能知道莫晴还有这么强力的一个帮手?

  在诸多圣医盟长老们都被控制,无数圣医盟执事也被拖着脱不开身的当口,陆树风有理由相信,自己就是这圣医盟范围内年轻一辈之中,最为耀眼的那一颗星。

  如果只是收拾一个半步洞幽境的莫晴,都要动用那些至圣境陆家长老的话,那于陆树风的面子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至少在族长面前,他是不可能这样做的。

  正是因为陆树风这些想法,让得他有了此刻的下场,如果再来一次的话,他或许不会这样做,可世间又哪有后悔药吃?

  至于那抹深深的怨毒,也只能是由陆树风带入地底了,他在临死的那一刻,暗暗诅咒眼前这个灰衣小子,也会和自己是一样的下场。

  毕竟那边还有一个活着的陆家三少陆展白,只要抓住机会放出传讯烟花,就能引来陆家的至圣境长老,到时候这灰衣小子绝对插翅难飞。

  “陆展白,你干什么?”

  就在陆树风刚刚闭上眼睛的时候,圣医盟天才吴剑通突然大喝一声,看来他眼角余光正好看到了陆展白的动作,忍不住出声阻止。

  只是此刻的吴剑通身受重伤,一身修为十不存一,就算是这道大喝声都是中气不足,更不要说及时出手阻止陆展白了。

  “哼,你们敢杀我陆家第一天才,等着我族中长老们的制裁吧!”

  这个时候的陆展白,似乎是知道就算是自己想逃,也未必能逃得了,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放出传讯烟花,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若是那些陆家长老有人在附近,能看到传讯烟花及时赶到的话,那不仅是他陆展白能活命,甚至还可以将那恐怖的灰衣小子给直接收拾。

  嘭!

  陆展白不敢有丝毫怠慢,他还真怕自己步陆树风的后尘,这条手臂也无声无息被削将下来,因此他当机立断,直接伸手在传讯烟花上狠狠一拍,一蓬火光骤然闪现。

  “拦不住了!”

  看到那蓬火光的同时,宁书佑和吴剑通的脸色都变得极其难看,因为他们都知道传讯烟花是瞬发的,想要在其喷发而出之后阻止,至少他们两个是绝对办不到的。

  不过这两大圣医盟天才办不到,不代表云笑也办不到,以他的心智,刚才在看到陆树风拿出传讯烟花的时候,又怎么可能不对陆展白心生防范呢?

  轰!

  就在场中几人各自心思的当口,只见从天空之上,陡然出现一只巨大的灰色脉气掌印,朝着那冲天而起的传讯烟花当头压下。

  “哼,单凭你这脉气掌印,又怎么阻止得了传信烟花?”

  在宁书佑和吴剑通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陆展白已是冷哼出声,而诚如他所说,传讯烟花是实体,脉气掌印严格说起来只是雾体,两者有着本质的不同。

  而且传讯烟花为了冲得更高,制造者更是用了一些特殊的材料,哪怕是在水底深处,也能冲破重重水波,升到极高的天空之上。

  在陆展白看来,星月那巨大的脉气掌印看起来倒是颇为威风,但要说能就此阻止传讯烟花的升空,那是无论如何办不到的。

  “合!”

  云笑可不会去管陆展白的想法,见得他口中轻声传出,然后右手微微一握,那巨大的脉气掌印竟然也是五指合拢,直接将那朵烟花的光芒,给一把抓在了手中。

欢迎大家访问:开心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kxbooks.com/book/2481/2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