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很久很久以前,程斌掌握了全景图这种复合感知方式后,就一直有将自身获得的所有类型的信息统一转化为数据保存入数据库的习惯。

  虽然这个世界内的程斌没有了念气背后那性能高到突破天际的数据库,但好歹他也是捣鼓出了信息储存能力超越时代的生物计算机,延续这个习惯是一件相当简单的事情。

  而借由植入人体的特殊组织与波纹,里苏特他们的经历根本瞒不过程斌,虽然由于技术原因尚且无法做到记忆方面的操作,但他却可以方便的获取这些半独立子体的大部分感官信息。

  所以,在里苏特他们直面绯红之王时,千里之外的程斌主意识和在现场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借由这些在外行走的特殊个体间接接触、观察其他替身,这本来就是程斌原本的目的之一。

  然后...通过一个照面就被秒掉的伊鲁索,正面接触时间飞跃现象的程斌,他那直接与意识挂钩的数据库就崩了。

  被迫从子体网络中收回全部精神的程斌,靠着预留程序自己动手给自己脑子做手术,将引发连锁崩溃的组织分离出来研究了一下后,终于搞清楚了这次异常的根源——

  那是一次匪夷所思的、完全碾碎了计算机运转规则、硬生生将数据库车成乱码的叠加态数据录入。

  同一时刻,同一环节,却强行记录下来了完全不同的N套数据!甚至记录这些数据的基因级载体都全数扭曲变质。

  意识和数据库脱耦的程斌,都顾不上肉痛尚未备份的珍贵实验数据的损失,就将全部精力集中到了对那片乱码的保护与分析上。

  所幸程斌眼界还在,按照心中猜想编写了大量算法进行测试后,硬是在一片混乱中理出了一点点脉络——

  “...有点逆向的多历史退相干的味道啊...从波纹意识转移感知信息到数据库的过程中,最初出现异常的地方...是生物计算机阵列附近的替身‘无限’?”

  里苏特那边的感知端口获得的信息,是通过波纹意识中转写入数据库的,作为灵魂延伸的替身,在这个环节中产生影响也不是不可能的。

  “绯红之王...从波鲁纳雷夫和乔可拉特的具体情况来看,是否拥有替身,并不是影响我察觉时间削除现象的因素...那么关键的是感知?与绯红之王能力作用对象之间,在削除时间内的因果关联?”

  将历史记录还原出来、小心翼翼顺序浏览的程斌,从里苏特他们入城开始,一路看到伊鲁索离开镜像世界,终于发现了异常的源头——

  毫无疑问,异常的根源,就是绯红之王发动替身能力攻击暗杀小队成员的、几段被削除的时间。

  在绯红之王发动能力的几段时间中,直面迪亚波罗的里苏特连记忆都保不住,根本就无从发现发生了什么,但同样受到影响的程斌,却在自动运作的记录程序中,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事情——

  迪亚波罗与里苏特同时产生了无数重影,仿佛树干延伸出无数枝桠,枝桠生长出更多嫩条一般,时间线在这片狭小的时空中产生了分裂——

  某条时间线中,迪亚波罗在杀死伊鲁索后,没有继续试探立刻发动了总攻,他控制着绯红之王,举起并投掷街道上大量汽车,企图用量来压垮能力强度不高的里苏特...

  某条时间线中,迪亚波罗从头到尾都没有现身,只是维持着若有若无的存在感徘徊在里苏特这位重伤员附近,似是观察着什么,似是消耗对方体力...

  某条时间线中,迪亚波罗光明正大的显出身影,试图用对话的方式从里苏特这里套取关于程斌的情报...

  某条时间线中,迪亚波罗根据手头已知的情报,在里苏特替身理论射程之外进行了一些试探,尝试获取对方更多的替身能力数据...

  从一团浆糊般的数据中,解析出大量同一时间段内不同的历史记录,程斌就算有强大计算机阵列的辅助依旧感到有些疲惫,好在逐步摸清规律、针对性调整优化算法后,这方面的工作就越来越简便快捷,之后再遇到这种情况,当场读取理解也不是不可能的。

微信领取红包  自然状态下,世界线的衍变有着近乎无限的可能性,程斌倒也不奇怪这种诡异的发展,他只是有些疑惑自己为什么能以替身为引子获得多重时间线信息——毕竟从数据库的情况来看,普通的摄像头是不可能记录下时间删除中的诡异景象的,能记录下来的只有崩塌融合后的唯一“历史”。

  程斌真正感到震惊的,就是这份唯一“历史”的诞生过程。

  分裂的时间线并没有无限发散,而是在被削除的时间轴的末端重新汇聚归一,匪夷所思的事情,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

  A时间线中的迪亚波罗,发现金属飞刀对里苏特基本无用后,为了进一步试探里苏特的替身性能,选择了暴露身形进行投石攻击。

  B时间线中的迪亚波罗,在被里苏特的雷达电磁扇面扫过后,选择默不作声继续隐藏行踪、和街面上四顾警戒的里苏特静静对峙。

  A时间线中的里苏特,目睹了绯红之王的身影,看到了迪亚波罗的投石攻击,在及时规避的同时进行了回击。

  B时间线中的里苏特,因为迪亚波罗隐藏不动,所以自然没有发现什么有威胁性的攻击,而依旧保持着原地警戒。

  但是,但是!

  在这段时间被绯红之王的能力抹除之后,多重时间线融合归一的结果,却是A时间线中的迪亚波罗,对B时间线中的里苏特发动了攻击!!!

  迪亚波罗和其投掷的沉重石块,仿佛穿越了时间线,那块本应静静躺在角落的钢筋混凝土块,以一种正常世界规律下完全不可能的方式,凭空出现在了毫无所觉的里苏特的身后!

  绯红之王的真正能力,并不是简单的预知与时间删除,而是操纵多重时间线、进行时间线“剪辑”直接获取所需结果的能力!

  程斌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波鲁纳雷夫这位感知敏锐、运剑自如、理论上不应该存在身后破绽的强大剑士,会被迪亚波罗从后方轻易偷袭得手了——

  就算是银色战车,也不可能在压制绯红之王时留手,攻击敌人时没有多少余力波鲁纳雷夫,根本无从防备另一条时间线全盛状态绯红之王的背刺。

  “如果这世界的架构没问题,那这绝对是高维干涉力层面的力量才能做到的事情,绯红之王、迪亚波罗...你这么吊你自己知道吗?”

欢迎大家访问:开心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kxbooks.com/book/2697/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