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李清好像就是在探讨这件事情,好像就被别人给坑了,看来现在要被坑的就是蝶烟了,这个报应不就来了吗。

????这也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个报应的程度。

????而且看起来李清要问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都是一个比较尖酸刻薄的问题,首先第1个比较私人的问题那就是大小的问题。

????说实话我们男生还是比较喜欢听这种话的,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思想之间的斗争,如果是女人和女人之间打架打的非常畅快淋漓的话,也是感觉到非常爽快。

????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变态了,但是不仅仅是我变态,我觉得很多的人都是像我想象的一样,说实话男人的心中确实大部分的事情也是产生一个这样的想法,这个不怪我们呀,本质上就是一个荷尔蒙的问题。

????也就是说这是荷尔蒙控制了我们的思想,并不是说,我们自己就有一个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们不产生一个这样的荷尔蒙的话,为什么不打游戏呢,打游戏多爽快!

微信领取红包????不过我突然忘了一件事情,好像我们比较喜欢玩游戏这个事情产生的原因也是因为荷尔蒙,好吧我承认了,那就是我们人类就是有这种化学物质控制力的生物,包括其他的生物,不知道为什么也是感觉到有些可悲呀。

????但是无论如何,这种事情都已经无所谓了,小蝶烟回答的是b,其实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感觉那么大,因为我曾经也和她拥抱过,感觉好像也就是在b以下,是不是因为我比较那个啥的缘故。

????看的电影比较多,可能就觉得世界上的所有的女人就如同那里面一样,但是其实大部分的好像就是a朝上一点点。

????云慈的我自然也是知道,因为我亲自测量过,大约还真的不小,好像真的在b左右,她是看起来不大,但是这个东西好像具体的话还是应该看这个柔韧度。

????如果稍微柔软一些,那么就容易看得不大,但是如果稍微坚硬一点,那么就容易看起来比较大。

????很显然的一件事情那就是云慈是属于前者,话说我是不是有些猥琐,但是我觉得我已经不猥琐了,因为我现在只做到了一个这样的地步,人家早已经全lei打了,现在我现在觉得我自己都有些可悲。

????李清听到了这个答案之后立马就笑了笑说:“哎呀你可别吹了,我觉得你根本没有那么大。”

????其实好像前面还说了什么话我忘了,反正无论如何,我们在面对李清说什么话的时候都笑的不可开交,说实话也是感觉到有些好玩。

????蝶烟的脸倒是没有那么红,不过我确实也出乎我的意料,因为能够坚持到一个这样的地步已经真的非常不容易了,我觉得至少是对于蝶烟来说非常不容易。

????根据我对蝶烟的理解就是没有过任何男朋友,也就是说对这种事情也就是没有任何的经验,那么能够达到这样的地步就不用多说了,挺厉害挺厉害的。

????刚才李清好像就是在探讨这件事情,好像就被别人给坑了,看来现在要被坑的就是蝶烟了,这个报应不就来了吗。

????这也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个报应的程度。

????而且看起来李清要问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都是一个比较尖酸刻薄的问题,首先第1个比较私人的问题那就是大小的问题。

????说实话我们男生还是比较喜欢听这种话的,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思想之间的斗争,如果是女人和女人之间打架打的非常畅快淋漓的话,也是感觉到非常爽快。

????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变态了,但是不仅仅是我变态,我觉得很多的人都是像我想象的一样,说实话男人的心中确实大部分的事情也是产生一个这样的想法,这个不怪我们呀,本质上就是一个荷尔蒙的问题。

????也就是说这是荷尔蒙控制了我们的思想,并不是说,我们自己就有一个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们不产生一个这样的荷尔蒙的话,为什么不打游戏呢,打游戏多爽快!

????不过我突然忘了一件事情,好像我们比较喜欢玩游戏这个事情产生的原因也是因为荷尔蒙,好吧我承认了,那就是我们人类就是有这种化学物质控制力的生物,包括其他的生物,不知道为什么也是感觉到有些可悲呀。

????但是无论如何,这种事情都已经无所谓了,小蝶烟回答的是b,其实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感觉那么大,因为我曾经也和她拥抱过,感觉好像也就是在b以下,是不是因为我比较那个啥的缘故。

????看的电影比较多,可能就觉得世界上的所有的女人就如同那里面一样,但是其实大部分的好像就是a朝上一点点。

????云慈的我自然也是知道,因为我亲自测量过,大约还真的不小,好像真的在b左右,她是看起来不大,但是这个东西好像具体的话还是应该看这个柔韧度。

????如果稍微柔软一些,那么就容易看得不大,但是如果稍微坚硬一点,那么就容易看起来比较大。

????很显然的一件事情那就是云慈是属于前者,话说我是不是有些猥琐,但是我觉得我已经不猥琐了,因为我现在只做到了一个这样的地步,人家早已经全lei打了,现在我现在觉得我自己都有些可悲。

????李清听到了这个答案之后立马就笑了笑说:“哎呀你可别吹了,我觉得你根本没有那么大。”

????其实好像前面还说了什么话我忘了,反正无论如何,我们在面对李清说什么话的时候都笑的不可开交,说实话也是感觉到有些好玩。

????蝶烟的脸倒是没有那么红,不过我确实也出乎我的意料,因为能够坚持到一个这样的地步已经真的非常不容易了,我觉得至少是对于蝶烟来说非常不容易。

????根据我对蝶烟的理解就是没有过任何男朋友,也就是说对这种事情也就是没有任何的经验,那么能够达到这样的地步就不用多说了,挺厉害挺厉害的。

????刚才李清好像就是在探讨这件事情,好像就被别人给坑了,看来现在要被坑的就是蝶烟了,这个报应不就来了吗。

????这也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个报应的程度。

????而且看起来李清要问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都是一个比较尖酸刻薄的问题,首先第1个比较私人的问题那就是大小的问题。

????说实话我们男生还是比较喜欢听这种话的,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思想之间的斗争,如果是女人和女人之间打架打的非常畅快淋漓的话,也是感觉到非常爽快。

????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变态了,但是不仅仅是我变态,我觉得很多的人都是像我想象的一样,说实话男人的心中确实大部分的事情也是产生一个这样的想法,这个不怪我们呀,本质上就是一个荷尔蒙的问题。

????也就是说这是荷尔蒙控制了我们的思想,并不是说,我们自己就有一个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们不产生一个这样的荷尔蒙的话,为什么不打游戏呢,打游戏多爽快!

????不过我突然忘了一件事情,好像我们比较喜欢玩游戏这个事情产生的原因也是因为荷尔蒙,好吧我承认了,那就是我们人类就是有这种化学物质控制力的生物,包括其他的生物,不知道为什么也是感觉到有些可悲呀。

????但是无论如何,这种事情都已经无所谓了,小蝶烟回答的是b,其实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感觉那么大,因为我曾经也和她拥抱过,感觉好像也就是在b以下,是不是因为我比较那个啥的缘故。

????看的电影比较多,可能就觉得世界上的所有的女人就如同那里面一样,但是其实大部分的好像就是a朝上一点点。

????云慈的我自然也是知道,因为我亲自测量过,大约还真的不小,好像真的在b左右,她是看起来不大,但是这个东西好像具体的话还是应该看这个柔韧度。

????如果稍微柔软一些,那么就容易看得不大,但是如果稍微坚硬一点,那么就容易看起来比较大。

????很显然的一件事情那就是云慈是属于前者,话说我是不是有些猥琐,但是我觉得我已经不猥琐了,因为我现在只做到了一个这样的地步,人家早已经全lei打了,现在我现在觉得我自己都有些可悲。

????李清听到了这个答案之后立马就笑了笑说:“哎呀你可别吹了,我觉得你根本没有那么大。”

????其实好像前面还说了什么话我忘了,反正无论如何,我们在面对李清说什么话的时候都笑的不可开交,说实话也是感觉到有些好玩。

????蝶烟的脸倒是没有那么红,不过我确实也出乎我的意料,因为能够坚持到一个这样的地步已经真的非常不容易了,我觉得至少是对于蝶烟来说非常不容易。

????根据我对蝶烟的理解就是没有过任何男朋友,也就是说对这种事情也就是没有任何的经验,那么能够达到这样的地步就不用多说了,挺厉害挺厉害的。

????刚才李清好像就是在探讨这件事情,好像就被别人给坑了,看来现在要被坑的就是蝶烟了,这个报应不就来了吗。

????这也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个报应的程度。

????而且看起来李清要问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都是一个比较尖酸刻薄的问题,首先第1个比较私人的问题那就是大小的问题。

????说实话我们男生还是比较喜欢听这种话的,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思想之间的斗争,如果是女人和女人之间打架打的非常畅快淋漓的话,也是感觉到非常爽快。

????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变态了,但是不仅仅是我变态,我觉得很多的人都是像我想象的一样,说实话男人的心中确实大部分的事情也是产生一个这样的想法,这个不怪我们呀,本质上就是一个荷尔蒙的问题。

????也就是说这是荷尔蒙控制了我们的思想,并不是说,我们自己就有一个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们不产生一个这样的荷尔蒙的话,为什么不打游戏呢,打游戏多爽快!

????不过我突然忘了一件事情,好像我们比较喜欢玩游戏这个事情产生的原因也是因为荷尔蒙,好吧我承认了,那就是我们人类就是有这种化学物质控制力的生物,包括其他的生物,不知道为什么也是感觉到有些可悲呀。

????但是无论如何,这种事情都已经无所谓了,小蝶烟回答的是b,其实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感觉那么大,因为我曾经也和她拥抱过,感觉好像也就是在b以下,是不是因为我比较那个啥的缘故。

????看的电影比较多,可能就觉得世界上的所有的女人就如同那里面一样,但是其实大部分的好像就是a朝上一点点。

????云慈的我自然也是知道,因为我亲自测量过,大约还真的不小,好像真的在b左右,她是看起来不大,但是这个东西好像具体的话还是应该看这个柔韧度。

????如果稍微柔软一些,那么就容易看得不大,但是如果稍微坚硬一点,那么就容易看起来比较大。

????很显然的一件事情那就是云慈是属于前者,话说我是不是有些猥琐,但是我觉得我已经不猥琐了,因为我现在只做到了一个这样的地步,人家早已经全lei打了,现在我现在觉得我自己都有些可悲。

????李清听到了这个答案之后立马就笑了笑说:“哎呀你可别吹了,我觉得你根本没有那么大。”

????其实好像前面还说了什么话我忘了,反正无论如何,我们在面对李清说什么话的时候都笑的不可开交,说实话也是感觉到有些好玩。

????蝶烟的脸倒是没有那么红,不过我确实也出乎我的意料,因为能够坚持到一个这样的地步已经真的非常不容易了,我觉得至少是对于蝶烟来说非常不容易。

????根据我对蝶烟的理解就是没有过任何男朋友,也就是说对这种事情也就是没有任何的经验,那么能够达到这样的地步就不用多说了,挺厉害挺厉害的。

????刚才李清好像就是在探讨这件事情,好像就被别人给坑了,看来现在要被坑的就是蝶烟了,这个报应不就来了吗。

????这也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个报应的程度。

????而且看起来李清要问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都是一个比较尖酸刻薄的问题,首先第1个比较私人的问题那就是大小的问题。

????说实话我们男生还是比较喜欢听这种话的,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思想之间的斗争,如果是女人和女人之间打架打的非常畅快淋漓的话,也是感觉到非常爽快。

????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变态了,但是不仅仅是我变态,我觉得很多的人都是像我想象的一样,说实话男人的心中确实大部分的事情也是产生一个这样的想法,这个不怪我们呀,本质上就是一个荷尔蒙的问题。

????也就是说这是荷尔蒙控制了我们的思想,并不是说,我们自己就有一个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们不产生一个这样的荷尔蒙的话,为什么不打游戏呢,打游戏多爽快!

????不过我突然忘了一件事情,好像我们比较喜欢玩游戏这个事情产生的原因也是因为荷尔蒙,好吧我承认了,那就是我们人类就是有这种化学物质控制力的生物,包括其他的生物,不知道为什么也是感觉到有些可悲呀。

????但是无论如何,这种事情都已经无所谓了,小蝶烟回答的是b,其实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感觉那么大,因为我曾经也和她拥抱过,感觉好像也就是在b以下,是不是因为我比较那个啥的缘故。

????看的电影比较多,可能就觉得世界上的所有的女人就如同那里面一样,但是其实大部分的好像就是a朝上一点点。

????云慈的我自然也是知道,因为我亲自测量过,大约还真的不小,好像真的在b左右,她是看起来不大,但是这个东西好像具体的话还是应该看这个柔韧度。

????如果稍微柔软一些,那么就容易看得不大,但是如果稍微坚硬一点,那么就容易看起来比较大。

????很显然的一件事情那就是云慈是属于前者,话说我是不是有些猥琐,但是我觉得我已经不猥琐了,因为我现在只做到了一个这样的地步,人家早已经全lei打了,现在我现在觉得我自己都有些可悲。

????李清听到了这个答案之后立马就笑了笑说:“哎呀你可别吹了,我觉得你根本没有那么大。”

????其实好像前面还说了什么话我忘了,反正无论如何,我们在面对李清说什么话的时候都笑的不可开交,说实话也是感觉到有些好玩。

????蝶烟的脸倒是没有那么红,不过我确实也出乎我的意料,因为能够坚持到一个这样的地步已经真的非常不容易了,我觉得至少是对于蝶烟来说非常不容易。

????根据我对蝶烟的理解就是没有过任何男朋友,也就是说对这种事情也就是没有任何的经验,那么能够达到这样的地步就不用多说了,挺厉害挺厉害的。

????刚才李清好像就是在探讨这件事情,好像就被别人给坑了,看来现在要被坑的就是蝶烟了,这个报应不就来了吗。

????这也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个报应的程度。

????而且看起来李清要问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都是一个比较尖酸刻薄的问题,首先第1个比较私人的问题那就是大小的问题。

????说实话我们男生还是比较喜欢听这种话的,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思想之间的斗争,如果是女人和女人之间打架打的非常畅快淋漓的话,也是感觉到非常爽快。

????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变态了,但是不仅仅是我变态,我觉得很多的人都是像我想象的一样,说实话男人的心中确实大部分的事情也是产生一个这样的想法,这个不怪我们呀,本质上就是一个荷尔蒙的问题。

????也就是说这是荷尔蒙控制了我们的思想,并不是说,我们自己就有一个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们不产生一个这样的荷尔蒙的话,为什么不打游戏呢,打游戏多爽快!

????不过我突然忘了一件事情,好像我们比较喜欢玩游戏这个事情产生的原因也是因为荷尔蒙,好吧我承认了,那就是我们人类就是有这种化学物质控制力的生物,包括其他的生物,不知道为什么也是感觉到有些可悲呀。

????但是无论如何,这种事情都已经无所谓了,小蝶烟回答的是b,其实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感觉那么大,因为我曾经也和她拥抱过,感觉好像也就是在b以下,是不是因为我比较那个啥的缘故。

????看的电影比较多,可能就觉得世界上的所有的女人就如同那里面一样,但是其实大部分的好像就是a朝上一点点。

????云慈的我自然也是知道,因为我亲自测量过,大约还真的不小,好像真的在b左右,她是看起来不大,但是这个东西好像具体的话还是应该看这个柔韧度。

????如果稍微柔软一些,那么就容易看得不大,但是如果稍微坚硬一点,那么就容易看起来比较大。

????很显然的一件事情那就是云慈是属于前者,话说我是不是有些猥琐,但是我觉得我已经不猥琐了,因为我现在只做到了一个这样的地步,人家早已经全lei打了,现在我现在觉得我自己都有些可悲。

????李清听到了这个答案之后立马就笑了笑说:“哎呀你可别吹了,我觉得你根本没有那么大。”

????其实好像前面还说了什么话我忘了,反正无论如何,我们在面对李清说什么话的时候都笑的不可开交,说实话也是感觉到有些好玩。

????蝶烟的脸倒是没有那么红,不过我确实也出乎我的意料,因为能够坚持到一个这样的地步已经真的非常不容易了,我觉得至少是对于蝶烟来说非常不容易。

????根据我对蝶烟的理解就是没有过任何男朋友,也就是说对这种事情也就是没有任何的经验,那么能够达到这样的地步就不用多说了,挺厉害挺厉害的。7

欢迎大家访问:开心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kxbooks.com/book/3141/1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