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会意到他的意思,官七画却无所谓地笑了笑。

????当初她不是没有失忆过,可即便忘记了过往,她最终还不是又一次在与萧辰云的感情中弥足深陷。

????她还深刻的记得,当初长生蛊解,她恍然回忆起失忆后与萧辰云之间的点点滴滴,只觉原本的痛苦似乎都多加了十倍。

????忘记并不会让她好过,只会让她在终于想起时陷入更深的自责之中。

????而如此美好的萧辰云,她又什么资格忘记,又怎能忍心忘记!

????……

????君昊归来,繁重的政业终于有人分担,官七画倒是很久没有像现在这么闲了。

????萧瑾之要随太傅习文要随君昊习武,就这般一整日的时光居然也没有来找她。

????青画见官七画坐在窗户前昏昏欲睡,便端了一小盅燕窝奉至她的跟前。

????“娘娘,今日无事,可要青画陪您出宫去走走?”

????官七画掀起眼皮,疑惑地瞟了她一眼,“出宫?宫外又有什么好去处?”

????对于她这种心如死灰的人,再美丽的风景看在眼里也是索然无味,既然如此又有什么热闹好凑?

????青画半蹲在官七画的跟前,想起先前那人同她交待的话,虽说心觉不妥却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奴婢听说,附近有个云中寺,近些年来香火很是鼎盛。”

????她如此一开口,官七画便陡然明白过来她的意思。

????“哦,又是云中寺,是君昊让你来跟我说的?”

????她不知道,这云中寺到底有何奇妙,竟劳得君昊一遍两遍地在她耳边提起这个名字。

????青画见她面色平静好像并未生气,这才沉下心来继续往后说。

????“君昊大人并非逼着娘娘您,他亦是希望娘娘能多出去走走,散散心。更何况奴婢也去打听了一下,听说这云中寺香火鼎盛,是近些年来十分灵验的寺庙!娘娘何不去拜拜?”

????拜佛?

????是了!自他离开后整整五年,以前从来都不信神佛的她居然也开始殷勤地往佛寺跑了。

????她四处求神拜佛,不管是什么神什么佛,只听说灵验她便都要去拜上一拜。

????她一掷千金地捐香油,修路固桥,兢兢业业地处理政务,维系朝堂的平静。

????而做这一切的目的,不过是心中还殷殷期盼着,能够等到他的归来。

????等到他回来,江山还是那个江山,她也依旧是当年的那个她!

????想到这,官七画突然便沉寂了下来。

????良久,她像是忽然想通了,抬起头对着青画微微一笑。

????“是真的灵验,若是真灵验,我便去拜上一拜!”

????青画被她温柔的笑容所感染,心情顿时也好了起来,起身对着官七画微微行了个礼。

????“这还能有假!奴婢这便去安排车马!”

????如此,这日的官七画还是往尘稷山走了一趟。

????尘稷山当真如青画所说的那般香火鼎盛,官七画一路走来,在上山的路上也瞧见了许多正往山寺而去的礼佛之人。

????云中寺就位于尘稷山的半山腰,因为山高,山中树木苍翠云雾缭绕。站在山下往上看,那隐于树木中的云中寺当真如同建在云上似的,怪不得取名叫做云中寺。

????因着官七画的到来,云中寺的主持亲自来到寺庙门前迎接她的鸾驾。

????一众僧人双手合十地立在门前,看着那雍容华贵却神色淡漠的女子从华丽的车驾上缓缓行下。

????见官七画已经落地,为首一名长相和善的僧人走上前来,对着官七画微微行一礼。

????“贫僧了空,率众僧恭迎太后大驾!”

????云中寺虽然近些年来香火旺盛,可如官七画这等身份尊贵皇族前来上香,这也是头一遭。

????住持了空和尚早在听闻这一消息的时候心中便是喜忧参半,喜自是因为只要云中寺得了太后的认可便会被更多人所熟知,忧则是怕怠慢了贵人,平惹麻烦。

????可不管他喜还是忧,太后到底是来了,他也只能小心应对。

????官七画的目光扫过在场的众僧,回过神之后便亲自对着了空住持虚虚一扶。

????“哀家只是前来上香而已,大师不必多礼。”

????说罢,她对着了空轻轻一笑。

????了空见她说起话来一团和气,顿时心中稍安,随后便领着官七画朝寺庙内走去。

????原本有贵人来访,为了安全起见是要将整个寺庙封起来不让外人进出的。可官七画想起方才在路上瞧见的那些同是来烧香的路人,不想让他们白跑一趟,于是便吩咐下去只将云中寺的后院封起来便可。

????了空见她身居高位却依旧如此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身上没有半点皇族的娇奢之气,心中不由得又对她多了几分肯定。

????带她一一看过庙中的神像之后,了空便领着她往了尘和尚清修的禅房而去。

????云中寺的神像确实灵验,可在他们这些僧人中真真称得上大师之名的还得数了空的师兄了尘和尚。

????了空知道,官七画前来云中寺绝对不会只是想来烧香这么简单。

????而同一时刻,凤溪国皇宫的御书房前,君昊正倚在门前听临风汇报着官七画今日的去向。

????听闻她当真在青画的劝慰下动了去云中寺的念头,他才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挥手让临风先退下,他抬眸望着天边的浮云,突然动了动唇瓣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轻地说了一句。

????“师父,徒儿已经做完了您交待的最后一件事!”

????您终于可以彻底安息了吧!

????官七画并不知道,五年前他求师父玉虚子前去南疆襄助萧辰云。可他师父在为萧辰云算出最后一卦之后,回来才不过短短三个月的时光,便猝然与世长辞。

????师父同他说,他这是无意间勘破了天机,这才受到了上天的反噬不得不奉出自己的性命。

????他还告诉他,官七画与萧辰云命中有劫,二人注定不能相守一生。

????若要勘破此局,唯一的办法……便是让官七画前往尘稷山云中寺。

????他很不明白那尘稷山云中寺与官七画和萧辰云到底有什么关联,为何一定要官七画去到那个地方才能改变宿命?而宿命,到底又是如何改的呢?

????可他来不及问,玉虚子也来不解说,便已然仙去。8

欢迎大家访问:开心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kxbooks.com/book/63718/1069/